每天照例图书馆,奋斗paper的同时还东看西看,乱想乱写。

这是一个“生意”特好的社区图书馆,看书自习的区域总是高朋满座又安静无比。因此每天就多了很多看点。

昨天和一个男生共享书桌,他做对面的右边,我坐这侧的左面。现在是大学期末考阶段,男生估计在准备啥考试,拿着张答题纸涂得欢心。期间出去溜达了,估摸着饿了,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了一包snake和一杯咖啡,就是在图书馆大厅的小咖啡店买的。嘎吱嘎吱的吃着零食,喝着咖啡,对着答案,捶胸顿足的样子煞是可爱。我之前也在那家cafe买过咖啡,知道这咖啡的品质很好,这次又再一次证明了它的品质,因为即使坐的远远的,也能闻到那浓浓的从对面这男孩杯子里飘来的咖啡香。

天天泡图书馆的一大后果就是,会和某些固定人群混个脸熟。今天想说的主角是那个40+亚裔女子。第一次注意到她不是因为她是亚裔,而是她在看书用电脑时那严肃又顺带愁苦的表情,让我在不禁怀疑她也是个被论文压迫的PhD在读的同时,也同时审视了自己别成她那样一脸痛苦。搞的我现在写论文时候,写着写着看到她了,就条件反射的嘴角上扬微笑微笑。今天一进大厅就看到她了。找了个点左下,开写。写着写着,突然听到吱吱啦啦塑料袋的声音,只见这位同学从一塑料袋里拿出一个类似乐扣的饭盒,筷子,一边继续愁苦地盯着电脑,一边——————开吃!从食物确定她大概是中国人了。可以想象她带的便当在刚做好时候应该很香,可是现在,在乐扣里放了不知道多久,在这样一个图书馆,闻到的是油腻和怪异的味道。曾经经历过的相同情境有满满的教室里的金陵大肉包子味,经过傣妹之后公车上新进的乘客带来的影响力。

我一个朋友只要没事,每天中午都要回家给她老公准备饭,我问她为啥不前晚给他准备便当,她的回答是老公觉得在办公室吃中餐,不太好,味道太不舒服了。想起以前的美国同事,每天中午都只带一盒沙拉,可怜巴巴的坐在角落里吃,就像吃空气一样,再想到那一盒的中国菜,嗨,无可比性呀。中国人同情美国人,觉得他们除了热狗和pizza和沙拉就没啥吃的了,所以international restaurant在美国才会这么大把大把的。意大利人看不起美国食物,觉得星巴克算是咖啡吗,连espresso都没有,在意大利连一家星巴克都没有,所以一旦一个餐厅多了一些意大利的元素就意味着这会是个fancy的地儿。

臭豆腐,好吃难闻,典型的unpleasant food,所以大概没人会捧着臭豆腐进个密闭空间,等着被打出门。在图书馆,也一样,就喝凉白开配些cookie好了。这也是公共道德吧。

所以谢谢这位40+女子,不仅让我告诫自己别没事绷着脸,别没事尽在密闭空间吃些不好闻得食物,还学会了从别人身上照镜子。